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现在什么发型好看 >> 正文

加里奥哨兵日记(十五)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加里奥哨兵日记(十五)

1月6日 
流行病

昨夜,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雨降临德玛西亚城。
由于常年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雨。
城市的排水系统跟不上暴雨的速度。
德玛西亚城在半天之内就进化成为德玛西亚游泳池。
半个城市都泡在水里。
雨停之后,放眼望去,城里的每个屋子的屋顶上都挤满了人。
街道上漂浮在各种杂七杂八的物件。
桌子、椅子、床板、各式各样的衣物、内裤、双层口罩什么的。
总之是一片狼藉。
皇上下令无敌先锋营协助城管大队排水。
苦力活。
临到傍晚,城里的水已经排空。
只剩下一些大大小小的水洼。
各式各样的杂物散落在街道上。
还有不少家养的禽畜尸体。
来不及收拾,先这样吧。等明天环卫队的人来收拾。
于是我们返工回营吃晚饭。
到了傍晚,整个德玛西亚城里都笼罩在一阵刺鼻的气味中。
不少百姓和士兵都受不了这股味道而病倒了。
盖老大甚是紧张。
倒下了这多士兵,万一明日卡特来砸场子该如何是好?
……
我煎了一碗药给阿狸端去。
阿狸躺在榻上咳嗽不止。
唉,我心里真是焦急万分。
可是却帮不上一点儿忙。
看看明天该怎么办吧!
……
盖老大把我和波比召集到大营里商量对策。
盖老大说,如今兵营里的士兵病倒了大半。
这该如何是好?
波比说,如今之计唯有走为上。
盖老大一翻白眼,走?往哪里走?
波比说,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咱们去诺克萨斯城吧。
盖老大反手一耳刮子,你丫脑子有坑还是怎么的?
我说盖老大,若是明日卡特带兵进攻。
我们给他来个坚守不出。
她又能如何?
再者说来,我不信这么大的雨,他诺克萨斯就一点不受影响。
盖老大一听有理。说还有呢?
我说,我们更应该寻访名医来阻止这场瘟疫。
不然我德玛西亚会陷入大麻烦。
盖老大眉头紧锁。
明日,卡特会不会带人攻营呢?

1月7日 
误会

还好,最坏的事情没有发生。
注定今天是平安祥和的一天。
探子回报,诺克萨斯大营也由于暴雨影响而一蹶不振。
盖老大扶着营门的柱子唉声叹气。
眼里似乎闪动着一丝泪花。
我心说盖老大这是转了性了?
如此忧国忧民?
不像盖老大平素的为人啊。
我正打算上前安慰安慰盖老大。
盖老大长吁一声,CNM的阴雨天,CNM腰疼。
WQNMLGBD。
疼死你丫最好了。
下午我来到盖老大的营帐里。
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酒瓶递给盖老大。
盖老大疑惑不解的看着我。
我说盖老大,这是我们家乡的土法子。
用白蚂蚁泡制的武汉癫痫病最佳治疗医院?药酒。
内服外敷,很快长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个效果好见效。
盖老大说,这么牛X?
我说是啊,我家乡常年多雨,很多人风湿关节痛,这玩意巨管用。
盖老大说,来,你给我弄弄。
我撩起盖老大的上衣。
把药酒倒在手心里一些,开始给盖老大揉药酒。
营帐里传来阵阵愉悦的呻吟声。
揉过药酒,盖老大大叫:爽啊,加里奥再来!
我说别了,一次就够,你不知道搞这个可废体力了。明天再来一次,你把这些喝掉。好好休息一下。
然后我转身就退出了营帐。
一抬头,帐外围了一圈人。
个个都是用极度暧昧的眼神盯着我。
波比拍了拍我的膝盖。
没想到啊加里奥,你还好这一口?
我作不知所谓状。
傍晚时分,我去吃晚饭。
我发现有些什么不对劲。
怎么每个人都离我远远的。
阿狸端着一碗莲子羹笑眯眯的走过来。
我瞧她笑的如此诡异,不由得一身冷汗。
阿狸坐在我身边,说。
你原来是个基啊……
我¥%……¥%……
你胡说八道个肾啊!
阿狸嘻嘻一笑,别装了,下午大伙都知道了,你跟盖老大在营帐里……
!!!!
误会了!!误会了!!
我这一刻好比晴天霹雳怀里抱着冰啊!
我说阿狸啊,我的好妹子,不是你想的那样!
阿狸一口饮尽碗里的莲子羹。
别解释了,早点休息哦,加里奥姐姐。
姐姐??姐姐!!!
我利马个擦,这tm误会大发了。
我刚想上去拉着阿狸解释清楚。
阿狸蹿腾蹿腾就没有影子了。
我自己一个人喝闷酒。
这尼玛倒好,拍了个马屁把自己拍成个基佬。
而且还全天下都这么认为了。
我摇摇晃晃的走向营帐准备睡觉。
迎面碰上了起夜的大腰子。
大腰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拿眼一瞧居然是我。
立马捂住自己的菊花飞也似的钻进了自己的营帐。
我XNMLGBD。

1月8日

早上起床伸了个懒腰。
走出门外,刺眼的阳光晃的我头晕目眩。
终于出太阳了!
不对。
不是阳光刺眼。
是金光灿灿的盔甲!
我记得昨晚做的梦。
我梦见我的意中人穿着金甲圣衣、踩着五彩祥云来嫁给我。
阿狸,是你吗?
不对,阿狸没有穿这种土豪式铠甲的习惯。
难道是目空一切的卡尔?
也不是,凯尔没有梳辫子。
仔细一瞧。
CNM的菊花信。
菊花信似乎换了一个人似的。
羞红了脸向我走了过来。
然后蠕动着他的两片刀片嘴唇说话了。
加里奥,听说你也是那啥。
别跟盖伦了,来跟我吧。
我CNM的菊花信。
我说我考虑考虑。
菊花信笑眯眯的走了。
我扭头走进了盖老大的营帐。
然后我告诉盖老大菊花信刨墙角,没上没下风言风语云云。<癫痫发作时的尖叫正常吗br />盖老大说,QTMLGBD菊花信。
我说盖老大您还没听说吧。
现在外面都传开了。
盖老大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啥?
我说现在营里都在说咱俩是一对基佬啊!!
这tm你都能忍?
盖老大怒发冲冠,拍案而起。
CNM谁tm胡说八道乱嚼舌头根子呢?
我说是波比。
盖老大猛地一转身。
大吼一声,波比你今天给我爬旗杆去。
然后捂住自己的叉腰肌。
我意识到,盖老大的腰又罢工了。
盖老大说,不行,加里奥你还得再给我捏捏药酒。
于是,盖老大的营帐里又传来了阵阵的呻吟声。
……
晚饭后我路过操场。
波比被倒吊在旗杆上。
我心说活该你丫被吊着。
领导的小秘密你也敢乱说。
你丫不是厕所里点灯笼,找屎么你?
波比看着我一脸的无奈。
我看着波比一脸的无奈。
我是幸灾乐祸。
领导的坏话不能说啊。
搞不好就有那些爱打小报告的家伙给捅出来了。
打小报告的孙子真tm缺德。
生儿子没屁眼,生闺女浑身屁眼。
……
晚上睡觉前我在想,我这个诅咒是不是太狠了点?

1月9日
处罚

有时候,我觉得偷偷的能看着她一眼就已经足够了。
但是却总被女兵们当作偷窥的淫贼。
这让我很是郁闷。
当我今天再一次偷偷看她的时候。
再次被抓了个武汉治疗小儿癫痫的医院有哪些正着。
……
阿狸眼里满是玩味的看着我。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废话。
你偷偷看你喜欢的妹子的时候被活捉然后五花大绑押到她面前你是个什么感觉?
简直糟糕透了。
阿狸拉着我的手走出了营门。
这让我受宠若惊。
阿狸拍拍我的肩膀。
“加里奥,你为什么总是偷偷看我?”
我心说,我tm暗恋你难道我也会告诉你么?
嘴上倒不服,“你怎么知道我是看你?大姑娘家家也不害臊。”
阿狸扑哧一笑。
我看傻了。
阿狸看我目瞪口呆的样子,乐的花枝乱颤。
要了我的亲命……
你真好看。
……
盖老大一副吊儿郎当的神情。
拉克丝一脸的不屑。
盖老大一拍案几,“说!你丫到女兵营都看到了些什么?”
我说,没看到啥,女兵们都在晒太阳,晾衣服什么的……
盖老大嘻嘻一笑。
有木有草莓味的小可爱?
拉克丝横了盖老大一眼。
我心说有啊有啊,我尼玛不仅看到你妹草莓味的小可爱,还看到你家薇恩的大红裤衩子了要不要跟你说?
拉克丝说,哥哥你不能酱紫啦。这货跑到我们营偷窥耶!我们以后一点安全感都木有了拉!你要我们以后还怎么安神立足的啦!
尼玛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盖老大下令罚我到女兵营苦力劳作一周。
我X!
晚上我愁眉苦脸的。
萨科看我神色不对,忙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
萨科一拍我的大腿。
我龇牙咧嘴。
CNM要拍拍你丫自己啊。
萨科说道,加里奥你个傻X,你以为这是做苦力啊?
女兵营诶?!!!
我恍然大悟。
我个傻X。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调朱弄粉网 | 平板电脑游戏 | 甲状腺肿看什么科 | 羊毛衫起球怎么办 | 通程温泉大酒店 | 液晶电视机支架 | 古惑仔少年激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