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六安征婚 >> 正文

蕾欧娜 劫 时光与影终年不遇 04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蕾欧娜 劫 时光与影终年不遇 04

第四章

树林中,蕾欧娜跟在劫后面,穿过一棵又一棵高大的古木。

劫走的路线基本不绕道,一条直线走下去,蕾欧娜环视着四周清翠欲滴满眼的绿色,好似无穷无尽的森林,这样走,真的能出去吗。

雾气变淡了。

在走了估摸有二十分钟时,周围的景物渐渐变得清晰,前方白色的建筑物在阳光下忽隐忽现。

“从这里出去就是城镇,那里的人都很善良。”劫指了指前面的小路,红色的围巾在微风中轻轻扬起。

“谢谢。”蕾欧娜从他身边穿过,低声说道。

向前走了几步后,蕾欧娜回头,劫已经消失了。

越往里走道路越宽广,慢慢的绿色被白色替代,喧闹的小镇和鼎沸的人声。

蕾欧娜走进一家路边摆设的茶馆,好像是专门为过路的人准备的。

“姑娘不像本地人啊。”一位老妇人佝偻着腰,为她倒上一杯浅褐色的茶水。

“谢谢,您知道索拉卡的神殿在什么地方吗?”蕾欧娜捧起茶水,抿了一口。

“哎哟,姑娘真是,我一介草民怎知道这种地方。”老妇人笑着,摆摆手。

“哦...”蕾欧娜看着茶碗,浅浅的水里倒映出自己的模样。

老妇人又去招呼其他客人,蕾欧娜伸手摸了摸身上的钱袋,那是出门前阿山塞给她的,这里面的钱和拉阔尔使用的货币却是不一样的,看来那个被毁掉的客栈是没法补偿了。

蕾欧娜想再坐一会,老妇人挺好,给她不断的添水并说走累了就多休息一会,出了这座小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地方歇脚呢。

晴空万里。

蕾欧娜仰起头,太阳刺眼的光线对她来说是一种享受。

这时,蕾欧娜听见整齐的兵器摩擦声,那种冰冷的碰撞每一声都好像撞击在心脏上。蕾欧娜偏过头,和她相隔一个桌子的领桌上坐满了一群奇怪的人,大概有十几个的样子,却只有四个人坐了下来,其余的都站立在太阳下。他们都穿着黑灰色的服饰,这么热的天气还戴着面具,把整个头都包裹在里面,只剩眼睛。

蕾欧娜端起茶碗,用茶碗掩盖她的视线偷偷观察着。

“师兄,我们这么贸然前行,会不会....”站在边上的年龄偏小的人俯下身对坐着的一男子说道。

“怕什么,他才几岁,说到底也是个小辈,一年前的耻辱你都忘了吗!”男子狠狠的敲了一下他的头,冷着脸。

“是是是....师兄教训的是..”他摸摸头,嘿嘿的傻笑着,“可是大师兄还有二师姐都没有说什么,我们却趁做任务偷跑出来,万一被师傅他们知道了..”

“说你怕事你还真是,他能带人上山杀人放火,我们难道能就这么算了吗!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当初同在一个师门我就想宰了他,现在你们也看见了,他果然是个祸害,欺师灭祖,罪该万死!”男子拳头狠狠的砸在茶桌上,茶碗被震得清脆的响。

“他们在说些什么呢....”蕾欧娜努力凑近,想打听到一些信息,隐约的听到师兄师傅什么的。

“你们追随我多年,如果害怕现在就可以回去,只要记住,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均衡!”男子突然站起来,拳头握得很紧,举在胸前。

“没错,师兄我们愿意跟随你,为了均衡!”

“对,为了均衡!”

每个人脸上都很激动,蕾欧娜在一旁静静地聆听着。

“均衡....”蕾欧娜回想起那个红发少年对自己说的话,

你是神殿派来刺杀我的么?还是均衡派来的?

她身上背着剑,指不定是均衡派来刺杀教主的!

“均衡....”蕾欧娜又重复了一遍,“是他的敌人吗。”

“可恶,我为什么会关心这些。”蕾欧娜拍拍脸,让自己清醒一点,付了茶钱准备起身离开。

那群人似乎没有打算马上赶路,仍旧原地休息,蕾欧娜低着头快速经过他们,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该死....”蕾欧娜心烦意乱,走在大街上,脚步却越来越迟缓。

“在想些什么呢。”蕾欧娜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手却不小心触碰到了挂在腰间的水晶吊坠,指尖传来的冰凉触感让她心神不宁。

这是不是你的?昨晚在树林里,很重要?

教主是个很善良的人。

“我为什么要...”蕾欧娜停在了街道上,过路的人与她擦肩而过,人来人往,周围的景物在她眼里逐渐淡化。

蕾欧娜握了握水晶,转身原路返回,开始是慢走,随后脚步加快,最后开始飞奔起来。

小儿癫痫长大会好吗;">“呼...就当是,还他人情。”蕾欧娜边跑边想,当她来到先前的驿站时,那群人已经离开了。

“糟糕...”

“姑娘是不是忘带东西了?”老妇人还记得她,看她这么急急忙忙的跑来连上前问道。

“没有。”蕾欧娜对她微微一笑,和她简单的道别,便一头扎进了浓密的丛林里。

“从这个路口进去,无论怎样走都会到达影流。”蕾欧十堰治癫痫的老中医娜会想着劫说的话,加快了脚步。

“这样的话,岂不是引狼入室,无论是谁都能找到影流。”蕾欧娜不禁想到,那群人也应该是走的这条路,既要避开他们又要赶在他们之前。

“蕾欧娜?你在干什么呢?”

蕾欧娜快速奔跑着,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急忙停了下来。

“有东西忘拿了吗?”劫坐在她前面的树枝上。

蕾欧娜喘着气,摇摇头。

“你在这里做什么?”蕾欧娜不禁好奇,第一次遇见他也是坐在一颗树枝上,难道是专门等过路的人然后抢劫?

“我刚刚听到了一些动静,以为又有人误闯进来了,等我过去又没看见人,没想到是你啊。”劫从树枝上跳下来。

“不,不是我。”蕾欧娜警惕的四处看了看,“我刚刚在城镇上看到一群奇怪的人,他们都蒙着面,嘴里念叨着什么均衡,你认识?”

“均衡....”劫开朗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眸子也不再火热,隐隐的有一丝很复杂的情绪。

“果然是仇人吗..”蕾欧娜看着他的反应,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嗯,应该是来找我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他们找上门来了,该来的总会来。”劫淡淡的说,眼神变得很奇怪。

蕾欧娜感觉到劫身上不一样的气息,他好像换了一个人,在一瞬间成熟了好多。

“你有什么打算?”

“好啦你不用担心我,快去找你的索拉卡大人吧。”劫把她往外推,“我得守住影流。”

“我跟你一起去。”蕾欧娜很淡然,好像在陈述事实一般。

“哈?你一个女人就不要插手男人的事了。”劫有些诧异,不想连累她。

“唰!”蕾欧娜的长剑脱手,直直地插入不远处的土地里,一丝暗红色的头发缓缓从空中飘过,孤零零地落在地上。

“......”劫冷汗直冒,咽下一口唾沫,蕾欧娜的剑刃飞身而过离他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斩下了他的一缕红发。

“带路。”蕾欧娜径直穿过他,拔出全身金黄的长剑,熟练的收进剑鞘里。

“是....”劫还没有从惊恐中回过神,不敢正视蕾欧娜的眼睛。

“哥哥!”劫刚走了几步,熟悉的声音又让他眉头一皱,只觉得背后一凉,然后一个人就这么从天而降砸在了他身上。

“哥哥坏蛋,又偷偷跑出来跟这个姐姐约会,坏蛋!”小女孩抓着劫的头发,骑在他脖子上。

“很痛欸,别闹。”劫把她抓下来,放到地上,“听话,今天有‘客人’来了,我们得好好招待他们。”

“我不管,你,今天必须陪我玩!”小女孩开始撒娇,稚嫩的声音在宁静的丛林里显得突兀。

“嘘......”劫不得不堵上她的嘴,示意蕾欧娜跟上。

“唔唔!”小女孩挣扎着,发狠的瞪着劫。

“你咬我我也不会放手。”劫轻声对她说,把她抱起来,继续向前走。

蕾欧娜很安静,本来就不太擅长和域外人打交道,更何况她遇到的人都不太正常。

没过多久,劫便停下了,借着茂密的灌木丛,隐约能看见一片灰色的影子,围坐在一起,好像在休息。

“你想办法把他们聚在一起,剩下的我来解决。”蕾欧娜拔出剑刃,金属的摩擦声让人极为难受。

“聚在一起...”劫思索着,突然发现怀里的小女孩不见了,“什么时候!”劫大惊,望向那群人,发现一个粉红色的影子正在向深灰色靠近,在树林中中格外显眼。

劫扶额。

“安妮!回来!”劫压低声音呼喊道。

“喂!不要过去!”劫悄悄地探身,想把她抓回来。

“还差一点..”劫努力的伸出手,只够得着她的衣服。

安妮坐在一个矮树枝上,下面就是均衡的大部队。

“哥哥在害怕。”安妮身边亮起一圈火焰,劫的手被高温灼伤吃痛的收了回来。

“为什么哥哥要逃避他们,哥哥又没有错。”安妮的脸色很平静,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别折腾了,快回来。”劫攀上树枝,离她还有段距离。

“咔!”

安妮身下的矮树枝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她不安的看着劫,恢复了小女孩的皮性,小脸上也出现了该有的恐惧和害怕。

“安妮!”劫顾不得太多,扑了上去一把抱住她,这时矮树枝已经完全断裂,劫和她一起摔在了地上。

“笨蛋。”蕾欧娜在他们摔下去后忍不住轻声嘀咕了一句,她隐藏在枝条掩映后,注视着下面的一举一动。

“.......”劫抬起头,对上无数双恶毒的眼睛,一句嗨好久不见生生卡在喉咙里。

劫忽然觉得脚下好软,这才注意到摔下来的时候正好砸中了一个可怜的家伙。

“呃呃,师兄对不起!”劫抱起安妮往一旁退去。

“劫......”那个人站起来,正是带头的忍者,他吐掉口里的杂草,声音里满是怨恨。

“你这个叛徒,不配叫我师兄!”

劫从他的怒吼里,听到了无穷无尽的恨意还有他自己的懊悔。

“叛徒么...”成人癫痫之正确保养劫把安妮放在地上,把她护在身后。

“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手,你的情况你自己清楚,听话。”劫摸摸她的脑袋,把一头柔顺的粉红色短发弄得乱七八糟。

“哥哥...是不是安妮又闯祸了...”安妮低着头,躲在他身后,捏着他的衣角。

“没有,安妮很棒。”劫对着她笑了笑,抽出了背上的短刃。

“等会打起来,你就往外跑,能跑多远跑多远。”

“哥哥!”

劫握着短刃,灰色的忍者把他们包围起来,像饿狼对待猎物一般的眼神死死的锁定在劫身上。

“准备好了吗?”劫深呼吸,低声问道。

“嗯。”安妮乖巧的点点头。

十几个人同时掷出手里剑,劫抱起她,身子前倾,原地留下一个黑影几乎是一瞬间便突破了重围,飞镖穿透了黑影,劫已在十米之外,他的身法太诡异,只看到一道残影,再回神已经逃出包围。劫把安妮放在较远的地方,蕾欧娜站在高处,两人的眼神短暂的对视,劫转身,尽量远离安妮。

他一边躲闪着雨点般稠密的飞镖,一边注意他们的站位。

“聚在一起....要怎么聚在一起。”

“笨蛋,只守不攻,找死。”蕾欧娜紧了紧手中的天顶之刃,炽热的阳光已经充斥了整个剑身。

“你拥抱暗影,结果也就如此了吗!”带头的忍者狂笑到,看着连连躲闪的劫,心里不禁一阵快感。“解决你,我就是均衡的功臣!”

“要不是门派的人太注重规矩,当初在思过岭我就想杀了你!”

“你凭什么和大师兄相同并论,你明明是个连奥义都没资格学习的低级忍者!”男人越说越激动,双眼微微泛着红光。

“是啊,如果你当初杀了我,也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劫突然出现在他耳边,他反射性挥起朴刀倒刺,虽然穿透了他的身体,但手感上的感觉已经空了。

“这是!”忍者看见一个黑影,拿着短刃正要砍下,他不得不快速收手用朴刀格挡。

“嘭!”

虽然是影子,但金属碰撞的声音却是真实的。

黑影的力气很大,渐渐的忍者就撑不住了,这时黑影突然松手,借着忍者身体的反作用力短刃抵在他的脖子上,同时反手抓住他的手腕,忍者吃痛,朴刀掉在地上。

“你连我的影子都打怎么样治疗癫痫病效果好不过,还想杀了我?”黑影慢慢变成劫的样子,短刃逼近,寒光映在他血红的瞳孔里。

众多忍者也围了上来,他们本来在追捕着劫,却扑了个空,回神发现师兄已被劫挟持,不由暗暗吃惊。

“机会。”蕾欧娜把剑高高举起,金色的阳光绚烂。

“这是什么?”

忍者们大惊,脚下出现了一圈金色的印记,面部感觉到明显的炽热。

“难道是....”劫朝蕾欧娜的方向望去,只看见璀璨的日光和蕾欧娜单手举剑严肃的表情。

“等,等等,蕾,蕾欧娜,我,我还在里面...”劫松开了忍者,开始没命的往外跑,一秒后,一道金色的日光自上而下击穿了树林的薄雾,照射在他们身上,劫终究没能逃脱,被一阵气浪掀飞好远,猛的撞到一棵树上才得以停下。

“咳咳..疯女人..”劫摸摸后背,火辣辣的疼。

阳光缓缓散去,金色的粒子悬浮在空中,格外美丽。

蕾欧娜跳了下来,把剑刃收进剑鞘,看了看地上倒着的十几号灰衣人。

“疯女人你想连我一起杀了吗!”劫有些恼怒,背上的疼痛感只增不减,头发上还有几片树叶。

“你看起来也没什么事。”蕾欧娜并没有为这件事感到歉意,因为她看到的是机会,根本没注意劫的方位。

“我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啊!”劫反驳道,这时他注意到了地上的所谓同门师兄,不禁心里一禀,“他们都死了?”

“轻则三小时,重则三天,天顶之刃只为消灭暗影而存在。”蕾欧娜看了一眼劫,“他刚刚说你拥抱暗影,是真的吗。”

“是真的。”劫蹲下来,捡起掉在地上的短刃。

“要杀了我吗?”

“........”蕾欧娜直视他的眼眸,如同他的头发一般,暗红色的瞳孔,却很有光彩。

“哥哥....”安妮扑上来,抱住他,小脸埋进他的衣衫里。

“如果有一天你堕落了,我会毫不犹豫的斩杀你。”蕾欧娜别过头去,“再见。”

“喂,疯女人!”

蕾欧娜停下,并不回头。

“谢谢你!”劫大喊道,蕾欧娜脚步一顿,嘴角微微上扬,消失在了丛林里。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调朱弄粉网 | 平板电脑游戏 | 甲状腺肿看什么科 | 羊毛衫起球怎么办 | 通程温泉大酒店 | 液晶电视机支架 | 古惑仔少年激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