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不会再让你哭祁隆 >> 正文

海上“生死时速”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海上“生死时速” >

月黑风高,巨浪滔天,一叶泡沫浮子筏在无边大海中被抛上抛下。昏黄的灯光下,3位渔民脸色惨白,承受着命运的颠簸起伏,直到那盏救命之灯的出现……

出海捕捞因故搁浅

时下正是鳗鱼苗捕捞期。3月8日清晨,从事10多年海洋捕捞的黄建新又开始他的丰收之旅。自协兴港淤泥囤积后,黄建新卖掉了原先的大船,换上了投资较小的轻便的泡沫浮子筏,继续他的捕捞业。由于出海作业颇折腾人,他便叫上了连襟李忠和小工安昌当助手。

海上风平浪静,从协兴闸出发到连兴港外的定置网点,浮子筏行驶要4个多小时。海面风平浪静,3人一路行进一路歌,丝毫不觉行程的遥远。难得出海的李忠更因感觉新鲜而兴奋。这位从事养殖业的中年男子对海洋捕捞也挺熟稔,是个好帮手。3人齐心协力,很快便将500多条鳗鱼苗拖上了筏舱。此时,对讲机里传来天气变化的消息,说晚上要有大风。黄建新决定提前收网。

3人吃过午饭,装载着满满一大桶的“软黄金”,于下午1时开始返航。浮子筏在海水的拍打下有节奏地轻摇着,疲惫的李忠很快进入了酣梦,直到被一个突然而来的声响惊醒。

“糟了,发动机坏了!”黄建新的声音透着焦急,李忠随即听到筏子的声响变得轻微了,速度明显减弱。手忙脚乱了一阵没修成,眼看天色将晚,黄建新决定先让1台小功率主机“小马拉大车”。

周边的渔船纷纷返回,速度缓慢的浮子筏很快被抛在了后面。又正是退潮时分,浮子筏终因无力逆水顶风行进而抛锚。潮落时,让回港的渔船前来相助已不可能。老渔民黄建新安慰有些心慌的李忠,凭借经验,等晚上涨潮后,筏子可以乘浪返回。

夜空像蒙上了一层黑布,和海面连成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小小的浮子筏像一片树叶飘荡在茫茫大海中。11时,潮涨了,但海面起了大风。启动后的浮子筏缓慢前行了一段后再也无力与风浪抗争。危险逼近了……

警报响起110联动

3月9日凌晨1时许,市公安局110接警台响起了急促的铃声。接警员接到了一个焦虑的声音:“我们的船在海上搁浅了,快来救我们……”话筒里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伴有大风的呼响。

海上遇险警报!110指挥中心当日值班长周辉立即向市公安局有关领导汇报,海上突发事件应急预案随即启动。指挥中心通过不断联系,确认了出事地点在N31°39′100″/E122°03′800″位置的海面,为江苏与上海海域交界处。于是,指挥中心分别向江苏和上海海事部门发出求救警报。

几乎在同一时间,连兴港边防派出所、寅阳近海两镇政府以及市渔政、海事、安监等部门接到了警报,大家当即行动。相关负责人相继集中到连兴港渔政站,紧急商讨营救方案。

当获悉位于连兴港的省渔政总队海监渔政执法支队四队的一艘渔政船就在港口时,连兴港边防派出所教导员沈炳华急忙联系该队大队长张建明。

正在大海中颠簸的渔民们在惊恐中不断地接着来自不同地方不同部门的安抚电话,当获悉有船来相救时,他们的情绪趋于平稳。

抛锚浅滩搜救失败

9日凌晨3时左右,已持续多日在海上执法的渔政32504号船船长袁金庙在睡梦中被电话铃惊醒。大队长张建明指示:有3位渔民在海上遇险,立即赶往出事点实施救助!

险情就是命令!袁金庙一下子清醒过来,唤醒4名同事,快速发动了渔政船。一场海上“生死时速”展开了。

漆黑的海面如一口深不见底的井,只听得大风呼啸,感受海浪汹涌。袁金庙查看出事海域当时的气象情况是:北到西北风9到10级,阵风11级,浪高3米。救险环境十分恶劣,如何既要保证自身的安全又能快速地救出渔民兄弟?袁金庙边通过甚高频电台与黄建新他们保持着联络,边沉静地思索着有效的营救方式。

1个多小时后,渔政船渐渐接近出事海域。然而,风浪越来越大,海水拍进了渔政船舱体,但海面上看不到浮子筏。在与黄建新不间断的联系中,袁老大获悉浮子筏抛锚地在一处浅滩,渔政船根本无法靠近。

怎么办?海面的情况十分危急,按照张建明的武汉哪的医院看癫痫指令,渔政船先行返回。回程中,张建明与袁金庙商议救援方案。

获悉渔政船返回的消息,焦虑与担心再度煎烤着救援组每个人的心。

救援成功渔民脱险

经过反复商讨,一个切实可行的救援方案敲定。由袁金庙指挥、黄建新起锚,让浮子筏往南航行至深水区,以便渔政船靠近。

一时陷入绝望与恐慌中的3位渔民心中立即升腾起希望。此时,他们才发现,浮子筏已经被海水冲击得快速移锚,几乎超过他们当初前行时的速度。按照袁金庙的指示,黄建新重哈尔滨癫痫医院的联系方式新发动那台小功率主机,让浮子筏往南航行。渔政船则绕行至上海海域,由南往北靠近。

装载着所有人的期望,渔政船乘风破浪,在早晨7时终于在N31°36′750″/E122°04′368″海面靠上了浮子筏,3位渔民被成功救出,渔政船拖着浮子筏胜利返航。浮子筏内武汉治疗癫痫价格,灶台、瓶瓶罐罐的滚了一地,所幸装载鳗鱼苗的桶未被掀翻。

望着眼前一片关切的眼光,捧着一杯暖茶,黄建新心里可谓五味杂陈。浮子筏出海是渔政部门明令禁止的,因其安全性能太差。现在遭遇危险,咎由自取,却还要执法部门费神费力前来救助,他觉得羞愧难当。

渔政船上了岸,半夜未合眼的人们才松了一口气,笑容在每个人的脸上舒展开来,这让黄建新更觉不安。

此时,接到通知的渔民家属还未赶到,渔民所在辖区的协兴港边防派出所派出警车将他们接回。黄建新此时已作好了准备,诚心接受应有的处罚,并将海上的捕捞工具全部取回。         本报记者  陆玲琳     通讯员  任黎明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调朱弄粉网 | 平板电脑游戏 | 甲状腺肿看什么科 | 羊毛衫起球怎么办 | 通程温泉大酒店 | 液晶电视机支架 | 古惑仔少年激斗